中国干燥设备网
已有以下省开通了 中国干燥设备网 分站 申请开通分站
客服电话: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媒体 » 正文

内地男子微博讲述在港地狱经历 港警:愿意来探望|地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25   作者:SsmazNTZ   浏览次数:63
核心提示:  原标题:昨天发微博讲述在港“地狱经历”的内地男子,和我们聊了聊。  自称事发当晚参与解救杨先生的港警说,“我们关注并

  原标题:昨天发微博讲述在港“地狱经历”的内地男子,和我们聊了聊。

  自称事发当晚参与解救杨先生的港警说,“我们关注并尽力保护每一个人”。

  过去一段时间,香港部分极端示威者纵火、打砸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此外这些黑衣暴徒也不断骚扰殴打无辜市民或内地民众,并被称作“私刑”。本月11日,就有一名内地男子在旺角弥顿道附近就遭数十暴徒“私刑”至“头破血流”,一度陷入昏迷, 终在警方的帮助下获救送医。

  目前杨姓男子已返回深圳养伤。今天(23日),他接受了环球网记者采访,详细讲述了当时自己被打的情形。微博上,也有认证为“香港警察”的网友自称是当晚带队去弥敦道亚皆老街救杨先生的港警,他23日在接受环球网采访时向杨先生送上祝福,这位阿Sir还表示“我不介意去深圳探望他”,“我们关注并尽力保护每一个人”。

  11月22日,一位名叫@一身是胆0624 的网友在微博发布长文,讲述了自己11日晚在旺角弥敦道附近遭黑衣暴徒殴打的全过程,面对暴徒手中的“砖头、石块、雨伞、铁锤”,他将这一天称为“从地狱爬回来的一天”。此外,他还配有当时的现场照片。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黑衣暴徒殴打这名男子/图自微博黑衣暴徒殴打这名男子/图自微博

  事实上,当时他被打的全过程也被多家港媒的直播视频记录下来。

11日当天港媒视频直播截图11日当天港媒视频直播截图

  这名网友23日在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介绍,他本人姓杨,同时他也确认了网上多个视频片段中被暴徒围殴的正是自己。

  在采访中,杨先生介绍,11日他因工作原因去香港出差,并准备当天返回深圳。而因为“动乱”,当晚从香港到深圳的大部分口岸都关闭,只能从皇岗口岸过关,因不知如何去皇岗口岸,就考虑留宿一晚再回深圳。

  当晚不到10时,他途径旺角弥敦道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杨先生说,“途中经过旺角那边,但我不知道旺角和尖沙咀就是暴乱的中心,我想着在那边住一晚。路过的时候,看到黑衣人在用汽油瓶烧地铁、摆路障,道路上摆的全都是砖头。但因为弥顿道那个位置是一条直着的街道,没法从偏僻的地方拐,我只能从主干道走。而主干道基本已经被暴徒占满。那是一条类似于广场的主干道。” 他表示,“人的话大概有一二百,二三百人左右。”

  在去往弥顿道找住处的途中,杨先生说,“我拿出手机跟我朋友说了一下(香港)这边的情况,意思可能说是叫他们不要担心。走到半路的时候,有个女的、黑衣暴徒冲过来。一开始她用普通话问我,‘你拍什么拍?’我说‘我没拍什么’,她就要抢我手机,我不可能给她,我就问她‘你要做什么’。她就用粤语跟她那些黑衣暴徒伙伴们喊,说什么我听不大懂,但是我就听懂了几个字,她意思就说我是中国(内地)人,然后打我。紧接着整个广场所有的暴徒都冲过来,大概有一二百人,围着我打。我当时想跑,想跑也跑不了,直接就被推回来了。”

  “锤子、石头、砖块、雨伞、木棒,能想象的东西基本都往我身上打,基本都往我的头部打。” 杨先生说,“我当时已经反抗不了,我当时就跟他们解释,但都没有用。没有任何一个人说是拦着。所有的人都在打我”。杨先生表示自己记不太清当时具体怎么解释的,就告诉他们不要再打了,然后他补充:“可能这些暴徒一听我说的是普通话,打得更厉害了。”

  接着,杨先生称自己跑到了两辆大巴车中间,“中间的话两边的人打不到我,只能前后打我,这样的话我受到的攻击能小一些。他们两边的人因为挤不过来,只能从前后打我。”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杨先生称自己当时并没有害怕,对于事后有人质疑他未“还手”,他说,围攻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只有一个人,我势单力薄。”

  杨先生称,(一开始)自己没有倒下,当时就想站着,“因为我知道倒下之后可能就会被打死”。“站着的时候,(还)有人往我身上倒液体。” 杨先生说,“当时我的头(就感觉)一直在往下淌‘水’,感觉是在淌‘热水’,我知道那是血,但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流了多少血。后来这个照片也是我在网络上看到的。”

  杨先生强调,自己并没有做出任何挑衅暴徒的行为,“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暴徒要袭击我”。

  就在11日,香港马鞍山一名57岁李姓男子遭暴徒淋易燃液后点火烧伤。

  杨先生称,“一二百人打我的时候,我没有害怕。”不过他告诉环球网记者:“(他们)往我身上浇液体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害怕了。”“我心瞬间就凉了,因为我想起了那个视频。”然后杨先生表示,自己想起家里还有父母,“如果(他们)失去我,我不知道家里……家里……家里会怎么样。”说到这里,杨先生有些哽咽。

  “(当时)我就拼命地用身上的力气搂住一个人,死也不放手,要不然我可能真的被点火了。”杨先生接着说,由于大巴车周围人员比较密集,“那些暴徒可能出于顾忌,怕伤到自己人,没有用火点我。”

  杨先生介绍,自己当时快被打到失去知觉,“当时我已经不知道警察来了,什么人救的我,我已经看不清了,眼睛睁不开了,已经处于快昏迷的状态了,隐隐约约能听到人声。是不是警察摸的我的脉搏,还是说看护人员摸的(我的脉搏),我不知道了。但我能明确地感觉到,他们摸我脖子看我还有没有脉搏。是不是还活着。”

  杨先生表示,自己随后被送去伊利沙伯医院的ICU进行抢救,“呼吸机也已经给我插上了。” 随后第2天医院医生帮助他报了警,旺角警署来人判断此事已构成刑事案件,并告诉他所有医疗费由政府报销。入院后第4天,杨先生出院并返回深圳。

  由于随身携带的东西已被暴徒抢走,出院当天,曾准备去警署寻找警察帮助的杨先生还受到一对好心香港母女的帮助。据杨先生介绍,她们给了他钱,让他去找警察的帮助;此外,到达警署的杨先生,也受到香港警察的帮助,给他钱让他暂时住下,但急于回到内地的杨先生谢绝了。

  根据杨先生提供给环球网记者的部分诊断与治疗证明,杨先生在11日被暴徒殴打后,其头部及左手受伤,手指指骨骨折,随后在香港医院接受了“清创缝合以及外固定术”。一周多时间过去,杨先生20日在深圳医院进行了复查。23日他表示,“现在头部有伤,我感觉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因为现在(伤)我养的差不多,(但)偶尔头痛。”

指骨骨折/杨先生供图指骨骨折/杨先生供图部分诊断资料/杨先生供图部分诊断资料/杨先生供图

  自己被打的消息,杨先生也一直瞒着父母,他表示,很怕他们接受不了,受到刺激。

  视频在这里↓

  杨先生22日首度在网上介绍被暴徒殴打的微博发布后,23日上午,一名认证为“香港警察”的网友@想着秤子另一端的貓 转发了这条微博。↓

  他自我介绍,就是自己当时带队去弥敦道亚皆老街救杨先生。

  他写道,“(当时)一到场确保他还有生命迹象,本身想带他返警署再转乘救护车。但由于伤势严重,我们只好联同义务急救员帮杨先生急救,同时指挥同事守住十字路口的四面,当日四面楚歌,每一面都有超过200暴徒聚集,全靠每面那8个同事紧守岗位先守得到(才能守护到)。”

   后@想着秤子另一端的貓还向杨先生发出祝福,“希望他尽快康复。”

  环球网记者23日与这位阿Sir取得了联系,阿Sir再次证实了此事。据阿Sir介绍,他目前“西九龙冲锋队第二小队指挥官”,本人姓黄,职级为督察。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黄Sir再度向杨先生送上祝福,并暖心地表示“我不介意去深圳探望他”。

  鉴于职业需要,接受媒体采访需要审批。

  就在环球网记者下午与黄Sir沟通如何才能对他进行采访时,黄Sir向记者表示,“我们关注并尽力保护每一个人”。

  23日晚些时候,在收到黄Sir的祝福后,杨先生对环球网记者表示,“我 感谢的是警察”,“还要感谢那对母女”。

  来源:环球网/李姚 张晓雅

点击进入专题:聚焦香港局势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打赏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xxxxxxx",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首页|找订单|找工厂|看款下单|面辅料市场|服装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付款方式